《鹿鼎記》化骨綿掌天下第一陰毒武功?陳近南:我的凝血神抓難道是吃素的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分享姐

 

江湖上傳言:「為人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這句話很有魔力,以至於就連江湖上十八流的小角色茅十八聽了也是很心動,他自知沒有資格跟陳近南結交,但是卻一直夢想著能見上陳總舵主一面。這一份心情,想必瘋狂的追星族最能體會。

像茅十八這樣的鐵粉不止一個,江湖上有很多很多。所以陳近南要是公然露面,那就不可避免地要萬人空巷了,不僅會招來大批朝廷的「鷹爪子」來上手銬,更會招來超大批的「粉絲迷弟」來送鮮花。

翻遍金庸的武俠小說,找不出第二個像陳近南這樣的超級巨星。金庸為何在封筆之作中突然造出這麼一個超級江湖流量IP呢?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先看一看陳近南配不配擁有那麼大的名氣。

陳近南作為天地會的總舵主,為了能招收更多會員,他完全是有可能把自己包裝成一個大明星的。儘管在江湖上大名鼎鼎,但是他偏偏很低調,經常是一年也不搞一場粉絲見面會。所以也難免也會有人會質疑,這傢伙是不是盛名之下其實不符呢。

陳近南第一次出場是在江南的一個小船上,他踢死幾個鷹爪子,救了顧炎武等大文人。月光之下,只見他是一個書生形象,溫文爾雅,渾然看不出有多少高明的武功。

後來天地會青木堂選舉香主出了岔子,好比眼下的美國總統競選一樣,不僅嘴仗打得火熱,而且幾乎要幹架。為了平息事態,陳近南過來主持大局。來之前很有氣勢,一波又一波的快馬來報,大明星要來啦,大明星要來啦,等待的人們都伸長了脖子,想要一睹陳大明星的風采。結果過了一會兒,又說陳近南不來了,大家頓時很是失望。

在場的韋小寶心裡已經罵開了,好大的架子,好了不起麼!也許只有茅十八那樣的鐵粉才會始終毫無怨言,見不上偶像就怪自己命不好。而像韋小寶這樣的小流氓則會心中有所質疑,這個陳近南是不是真的在故弄玄虛!

想要見一面陳近南,真是一波三折。最終,陳近南又點名幾個人去見面。仿佛抽大獎。點到茅十八的名,茅十八簡直興奮的要暈過去。點到韋小寶的名,韋小寶也是心中激動不已。

粉絲見面都是次要的,陳近南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來處理青木堂香主的人選問題。為了讓韋小寶做香主,陳近南破格收這個小孩為徒。表面上說是為了青木堂的兄弟不違背當初誓言(誰殺了鼇拜為上任香主報仇誰就繼任為香主),其實是陳近南想要空降高管,同時也要利用空出的高管位置吸引拉攏住韋小寶。

最終,陳近南不僅達到了自己的所有目的,而且還讓青木堂的兄弟不得不點贊,都說總舵主用心良苦,沒有一點私心。這一番操作,堪稱教科書級的完美!陳近南在權謀上還是很有兩把刷子的。

在武功上,陳近南也不是蓋的。韋小寶中了海大富的慢性毒藥,眼看性命不保,結果被陳近南一番推拿,竟而奇跡般地解了毒。能用內力化解別人體內的劇毒,這樣的武功沒有幾個人能會。

鹿鼎記中有兩大陰毒武功,一個是神龍島的化骨綿掌,能將人打的骨節寸斷,渾身宛如沒有骨頭。一個是陳近南的凝血神抓,能將人的血液變得粘稠無比,無藥可治,死的苦不堪言。

那麼這兩個武功那個更強呢。化骨綿掌是神龍島的武功,鹿鼎記中只有毛東珠用過,她打死的人也都是不會武功之人,化骨綿掌只能說十分陰毒,如何厲害反而看不出來。

毛東珠與武林高手較量,使用化骨綿掌反而處處受制。海大富練有專門克制化骨綿掌的武功,要不是韋小寶攪局,毛東珠已經死在海大富手裡了。

總的來看,陳近南智謀武功都是上上之品,完全配得上那麼大的江湖名氣。但是呢,陳近南高大偉岸的身軀後面也是拖著一個長長的陰影。這個陰影就是那陰毒無比的「凝血神抓」。

凝血神抓是陳近南的獨門武功,陳近南的武功已經是《鹿鼎記》世界的頂尖高手,他練的這門武功顯然是一門極其厲害的武功。

陳近南在書中唯一一次使用凝血神抓是為了對付紅娘子的兒子李西華。他當時誤會李西華是探聽機密,一上來就用了殺手。

李西華的武功,已經算是二流高手中的頂尖人物了,和神龍島的瘦頭陀他們相差無幾,卻一招受制中了暗算而不知。

化骨綿掌的化解之法就是依照法門每天對著樹木早中晚拍三次,堅持九九八十一天。但是武功也算是廢了,其後再也不能使用內力,否則全身骨骼立即寸斷。這一點跟凝血神抓的解法很相似。中凝血神抓者不能絲毫運勁化解,只能在泥地裡挖個洞穴,把自己埋進去,露出口鼻呼吸,一天埋四個時辰,一共需要埋七天。

雖然這兩個延時性技能非常相似,但是顯然是凝血神抓更為防不勝防,更為陰毒,堪稱化骨綿掌的升級版。化骨綿掌這門陰毒的功夫是邪派妖人毛東珠的武功,這沒啥好說的,但是更為陰毒的凝血神抓卻被安插給陳近南,這就很有些另類了。

你能想像喬峰使出化功大法嗎?你能想像令狐沖去自宮練劍嗎?偏偏光明磊落一身正氣的儒俠陳近南竟然使用「凝血神爪」,雖然他自知這門武功太過陰毒幾乎從來不用,但是這凝血神抓是其獨有的絕技,猶如一個洗不掉的刺青,深深地烙印在了他陳近南的身上。

當中世紀的騎士精神爛大街,嚴肅的騎士就有些令人審美疲勞。塞萬堤斯搞出一個《唐吉坷德》,志在將騎士們一掃而空,其目的確實達到了。顛覆從來就不會缺席。與其讓別人來顛覆,不如自己來搞。金庸很聰明,他把武俠推向了極致,同時他把自我的顛覆也做到了極致,一部《鹿鼎記》妥妥足矣!

陳近南的這個「反常另類」,其實就是鹿鼎記中武俠正面形象崩塌的一個佐證,也正是金庸顛覆自我的一個助推器。為了顛覆徹底,用一個小流氓韋小寶做主角還不夠,還悄悄地把陳近南加上了。這或許正是金庸在封筆之作中突然造出陳近南這麼一個超級江湖流量IP的根本原因。為了更有力的助推顛覆!這樣一來,鹿鼎記顛覆的不止是英雄的主角,也有功夫與人設的錯位,亂成一鍋粥,「反英雄」也就誕生了!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分享姐,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