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髮,讓她牽引你的夢」| 袁紫衣之惡:明知毫無結果,卻偏去撩動胡斐,程靈素之悲因此註定

 

「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百家爭鳴話武俠,【武俠范兒】聊金庸。

文/分享姐

 

金庸小說作品,雖是武俠小說,卻始終免不了對愛情的描寫,畢竟他筆下的男主都是有大義和大愛的人,沒有私人的小愛,又何來會有對家國與民族的大愛?《飛狐外傳》中,胡斐和袁紫衣的愛情故事,其實延續了金庸先生小說中對愛情觀探討的一貫風格,不過這個風格,卻導致出現了許多沒有美滿結局的愛情故事。以這個風格來看胡斐的愛情,說胡斐對袁紫衣是情根深種,不能自拔,倒不如說是金庸先生把胡斐的愛給了袁紫衣,而委屈了程靈素。程靈素註定不可能會讓胡斐愛上她,當然了,胡斐也配不上她的愛。

人間情多,真愛難說,有緣無緣小心錯過!

金庸小說《飛狐外傳》中所出現的各路貌美女子,無一不用她們自己的親身行動和精彩演技,淋漓盡致地向讀者們展示出了百花齊放般的渣女藝術!

翻遍原文,只能說,她們一個比一個渣的徹底!

如那喜歡浪漫風情和甜言蜜語,毅然拋夫棄女,選擇跟著田歸農私奔的南蘭;由商家堡露水姻緣而起,內心深愛著福康安,事後積極找老實人接盤養孩子的馬春花;因愛生恨而毒殺師嫂,過後又聯合情夫慕容景岳,殘殺夫君和兒子的蛇蠍女子薛鵲;再加上那《雪山飛狐》中,未婚而先生子,夾雜于兩個男人之間而不知如何自處的田青文……

在見識了多段孽緣之後,那十幾年如一日,極度渴望為夫報仇而甘用卑劣手段的商老太,反倒是讓人肅然起敬,覺得正常了許多。

正所謂;「沒有對比,便沒有傷害!」

由於甘願舍己而救男主胡斐的好姑娘程靈素之特殊存在,很多讀者都對那行為舉止怪異反常,做事不按邏輯常理出牌的女主袁紫衣,內心深處充滿了極度不喜歡,甚至還摻雜著一絲絲討厭。

女主袁紫衣的身世命運很是悲慘,親生父親是佛山界的地主惡霸鳳天南!鳳天南再對袁紫衣的母親袁銀姑用強之後,拍拍屁股走人而不帶走一片雲彩。那未婚先孕的袁銀姑,甚至於連病死的父親都無法祭拜,就被家族長輩們給聯手拒之門外。僥倖逃脫浸豬籠懲罰的袁銀姑,來到了佛山鎮上生下袁紫衣,卻始終逃脫不出鳳天南那魔掌般的束縛,慘死的魚行小夥計,註定了袁銀姑在佛山地界上無人敢再娶。孤兒寡母背井離鄉,輾轉避難于湯沛之家,卻相當於才脫虎口,又進狼窩……

袁紫衣的母親袁銀姑在湯沛之家,因不堪屈辱而尋了短見,那嗷嗷待哺的袁紫衣,被趕巧路過的峨眉派女尼所救,並跟隨紅花會的各位老少爺們兒,去了遙遠的回疆。

自幼成長於佛門之畔的袁紫衣,早已經剃了光頭而出家,法名叫做圓性。

性格狡黠任性,處處愛爭強好勝的江湖女子袁紫衣,跟本就不適合參禪打坐清修,為報母仇而南下廣東的袁紫衣,不知是在恩師峨眉女尼面前,發下了多重的誓言才能安然下山。

不知道那金庸先生對峨眉派,有什麼仇什麼怨,滅絕師太,袁紫衣之恩師,皆是禁男歡女愛的標兵模范!聯想到萬安寺上周芷若的怨毒詛咒,貌似袁紫衣若要踏入紅塵,所發之誓言,也不是多麼的友善。

先撇開那袁紫衣和胡斐之間的感情孽緣而不談,縱觀全書中袁紫衣的種種行為表現,的確是令人很不喜歡。

袁紫衣此次出回疆,最終目標是仇人湯沛,她要讓湯沛在天下人面前,身敗名裂地屈辱死去,以告慰母親的在天之靈。至於親生父親鳳天南,袁紫衣承諾要救他三次,倘若不是豪俠胡斐的路見不平一聲吼,憑藉鳳天南的身份地位和江湖名望,又有哪個不怕死的敢去上門尋仇?又何須她袁紫衣來救?

基於那圓性尼姑自己的承諾,於是自廣東佛山起,偷偷見到父親的袁紫衣便不斷地暗中作梗,攪和豪俠胡斐的為民除害。公然抗拒野蠻征地的底層平民老百姓,鐘四叔一家之慘死街頭,地主惡霸鳳天南等人的數次僥倖逃脫,都是那袁紫衣所弄出來的不朽傑作。

做為出家人的袁紫衣,其價值觀念很有問題,自身言行舉止絲毫沒有被那精妙佛法所洗禮。當胡斐一路追殺鳳天南而來時,袁姑娘的經典金句,說出來時最是讓讀者們所生氣:

袁紫衣臉色一沉,慍道:「我生平從未如此低聲下氣地求過別人,你卻定是不依。這人(鳳天南)與你又無深仇大怨,你也不過是為了旁人(鐘四叔)之事,路見不平而已。他毀家逃亡,晝宿夜行,也算是怕得你厲害了。胡大哥,為人不可趕盡殺絕,須留三分餘地。」

好一個大義凜然的做人留一線,請問袁姑娘,那鐘四叔一家的冤屈,又該向誰去討要訴說呢?袁姑娘蠻橫地公然搶奪江湖中各幫派掌門人位置,又可曾給他們留過餘地?

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髮,讓她牽引你的夢。

對胡斐而言,宛若仙女下凡般的袁紫衣,是他的初戀,于袁紫衣來說,豪氣仗義的胡斐,又何嘗不是?

從紅花會三當家趙半山口中得知胡斐的俠氣,文四嫂又要以心愛的白馬相贈,此時的袁紫衣,內心深處對於胡斐充滿了好奇!在追擊鳳天南的沿途之上,胡袁二人雙方彼此調戲。相殺互掐,袁紫衣以一對鳳凰相贈,說圓性對胡斐無意,鬼都不信。

出家人也有七情六欲,遇到真正喜歡的人,心動也是常情!君不見那恒山儀琳小師妹,自打別了恩人令狐沖之後,便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動,魂不守舍,茶飯不思,這才有了不戒禿驢命田伯光獨探思過崖。

「越好看的女人越會騙人」。親歷者加踐行者殷素素之經典話語,誠不可欺。

袁紫衣是方外之人,受限於誓言,身邊又有峨眉女尼看管,她與胡斐之間,從一開始便註定了沒有結果。

袁紫衣想將這段不可能有結果的感情給扼殺于萌芽,可她卻沒有提早向胡斐揭示她的真實身份。待胡斐身邊有了更適合他的程靈素之後,袁紫衣來了個不告而別,可此時的胡斐,滿腦子都是袁紫衣,哪裡還有程靈素的位置?

天下掌門人大會之上,當袁紫衣第一次以尼姑身份出現時,胡斐傻了。

袁紫衣想的是自己走了,會促成胡斐和程靈素,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結義)兄妹」,這等狗血劇情,在看顏值的胡斐和善良的程靈素之間,真的出現了!

袁紫衣之渣,在於她一開始就不敢以真面目而示人,擁有長髮的美顏之下,是那份撩動了你的情絲,而我們又不適合談戀愛的決絕離開。她的敢愛敢恨,不知道另男主多麼的可憐無助。

既然註定了沒有結果,又何必相互傷害呢?

倘若那胡斐和程靈素二人,最終能夠修成正果,讀者對於袁紫衣的討厭,或許會少一些吧!

只可惜,七星海棠之毒,無藥可救,程靈素為胡斐所能做的,也只能是以命換命。

祭拜完父母,安葬好程靈素之後,胡斐肯定是親自動身去過回疆的。是去找千手如來趙半山敘舊,還是去看望馬春花的一雙骨肉,亦或者是再去追尋出家人圓性,那個不可能再實現的夢……

到《雪山飛狐》開篇,胡斐還是單身狗一個,獨自撫養並踐行著馬春花的臨終囑託。老天爺對於胡斐還算公平,末了的苗若蘭,對胡斐而言,也算是有了個好的結果。

就是不知道,胡斐與苗人鳳之間的廝殺,最終勝敗如何?

最終,註定沒有結局的愛不了,本有結局的卻無法愛,隨著兩人的香消玉殞,無論是袁紫衣還是程靈素,對胡斐來說,都只能是一簾幽夢,一場過往雲煙,沒有結局的愛情。或許是為了彌補胡斐,金庸先生最後給了胡斐一個苗若蘭,只是他將胡斐的愛給了袁紫衣,卻早已委屈了更值得胡斐去愛的程靈素。為此,分享姐自從讀了小說,就一直在為程靈素鳴不平。不過,沒有他爹胡一刀那樣豪情的胡斐,扭扭捏捏的他也配不上程靈素,讓他在袁紫衣那裡盲目的遭罪,受些折磨也並無不可。

對於袁紫衣這個人物,在分享姐個人的印象中,她對胡斐的愛,給胡斐與程靈素所造成的傷害,其實跟李莫愁和康敏等人為愛而產生的報復,其性質是一樣的。出發點都是為了那份得不到、沒結局卻又刻骨銘心的愛情,所產生的報復心裡,就是自己得不到,其他人也一樣別想得到。這樣的愛,與其說是愛,倒不如說是佔有欲得不到滿足時的瘋狂,實是令人後怕和不齒。沒有結局的愛,或許才是刻骨銘心的真愛,作為讀者,只能說金庸先生算是把他這個愛情觀,一走到底了,幾乎是貫穿了所有的作品。於是,為了表現和襯托這樣的愛,胡斐註定不能愛上程靈素。

論武俠江湖,讀百家之言,成一家之趣。我是分享姐,喜歡我的文章,歡迎來到【武俠范兒】點贊分享,大家下次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