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取周伯通的經書有失風度?黃藥師:我只是拿回自己失去的東西

最近有朋友問筆者,怎麼看待黃藥師合夥其老婆騙取周伯通的《九陰真經》一事,說這個情節總讓他覺得有損心目中東邪的形象,畢竟黃藥師那麼自視清高的一個人,也通過詐騙的手段去得到經書,不就跟歐陽鋒是一丘之貉了。

筆者個人認為,會誆過得到經書而不像歐陽鋒那般明目張膽地去搶經書,其實更恰恰是體現了黃藥師的邪,而且從本質上來說他跟歐陽鋒原本就是一路人。不過黃藥師其實也挺冤的,因為原本的他並不用去誆騙周伯通,只是金老給他加戲了,而且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誆取經書只是拿回自己的東西。

一、《九陰真經》最初權屬黃藥師,他從擁有者變成爭奪者挺冤的。

大家都知道,之所以會出現華山論劍,就是因為一部武學百科全書《九陰真經》。當年這部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主人的經書突現江湖,便掀起了無數的驚濤駭浪,許多人都為爭奪它而倒下,到後來連全真教教主、丐幫幫主、桃花島主等捲入了這場紛爭。

根據推測,後來應當是全真教教主王重陽先奪下了這部經書,但他為了平息江湖紛爭、經書名歸有主,於是聯合丐幫幫主洪七和桃花島主黃藥師,邀請了西南大理國的皇帝段智興,還有西域白駝山莊的莊主歐陽鋒等人,約定在華山舉行論嫁,獲勝者獲得《九陰真經》的最終保管權。當然了最終結果,還是王重陽名正言順的拿到了《九陰真經》。

不過,我們看到的這些,其實都是後來經作者金庸修改的結果。在金庸先生當年剛開始創作《射雕英雄傳》時,按照他原來的構思,應當沒有「華山論劍」,或者說有也不可能是為了一部《九陰真經》。這是因為對於《九陰真經》,金老一開始的設定是黃藥師私人的武學秘笈,那是他賴以成藝的根本,桃花島自成一派的武功,都是從這部武學秘笈而來。

這部經書或許是他家傳的,有可能是他師傅所傳,跟大理段氏和丐幫絕學等家傳而不外傳的秘笈是一樣的道理。這點我們從連載版小說中在介紹「黑風雙煞」的來歷時就講得很清楚。

【陳玄風臨走時自知目前這點武功,在江湖上防身有餘,成名不足,一不做二不休,竟摸進師父秘室,將師父賴以成藝的一部「九陰真經」偷了出來。他得手後遠走高飛,從此不再重踏江南寸土……連載版《射雕英雄傳·第十九章》】

《九陰真經》

而且按照最初的設定,黃藥師的武功都是在桃花島根據《九陰真經》秘練而成,在藝成之後,根本沒出過桃花島,因為他發誓一定要將這部經書上所有的武功都練全,成為天下無雙的第一高手。也是因此,儘管黃藥師的武功已經相當厲害了,但在黑風雙煞出現之前,江湖上其實極少有人知道他的名頭,自然對《九陰真經》也一無所知,只是在雙煞出現之後,武林中知道他們的厲害武功是從這經書而來的,才伴隨著對雙煞的追殺並引起了江湖紛爭,各路人馬都在覬覦他們手中的《九陰真經》。

【原來陳玄風和梅超風是同門師兄妹,兩人都是桃花島島主黃藥師的弟子。那黃藥師武功自成一派,只是他的功夫是在桃花島秘練而成,藝成之後,從未離開過桃花島,所以中土武林人士,極少知道他的名頭,其實論到功力之深湛,技藝之奧秘,黃藥師決不在名聞關東關西的全真教與威震西南的段氏之下。連載版《射雕英雄傳·第十九章》】

只是後來金庸先生寫著寫著有了更大的構想和思路,為了「華山論劍」與「五絕」的新設定,突然筆鋒一改,將黃藥師原本擁有的《九陰真經》改成是在華山論劍後,通過與其老婆設計誆騙周伯通而來,也將黃藥師自成一派的武功跟《九陰真經》剔除了關係。如此一來,黃藥師就成了最初經書的擁有者變成了爭奪者,而且最不堪的還是詐騙者,權屬就這樣生生地被剝奪了。

所以就連載版小說而言,黃藥師挺冤的,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大可以像《英雄本色》裡的小馬哥那樣說,我有我自己的原則……我等了三年,就是要等一個機會,我要爭一口氣,不是想證明我了不起。我是要告訴人家,我失去的東西一定要拿回來!

小馬哥

當然了,說黃藥師誆騙周伯通經書是拿回失去的東西,只是筆者個人的玩笑話而已。不過,即便黃藥師手中的《九陰真經》是通過設計誆騙周伯通所得,其實也並不會損害他的這號人物形象。在筆者個人看來,反而更能凸顯他東邪的特點,以黃藥師慣有的行事作風而言,他會做出誆騙周伯通之舉,一點都不奇怪。

二、黃藥師誆取經書更應他的邪字,收集武學秘笈,武俠世界法則也如此。

黃藥師之邪是出了名的,他個性離經叛道,狂傲不羈,性情孤僻,行為怪異,做什麼不會去考慮正不正經,合不合禮法,只問自己舒不舒服,就是做什麼全看自己的心情。最能體現這一點的莫過於他在處理黃蓉的婚事上。

他明知道黃蓉喜歡郭靖而討厭歐陽克,也知道歐陽克是個怎樣的人,可他就是因為自己不喜歡郭靖,不喜歡他的魯鈍和傻氣,對歐陽克風流倜儻的風度看得順眼,就一心要把黃蓉配給歐陽克。我們不難看出他所出的三道試題,明顯都偏向了歐陽克,這簡直就是要把黃蓉推向火坑。

他對自己一向寵愛女兒的婚事,尚能如此憑藉個人喜好隨意而為,那他為了獲得經書會去用計誆周伯通就再正常不過了。以他這種任意為之,不受束縛的個性,他想得到的東西,想一睹為快的東西,哪會受到什麼道義之類的約束。

而且,跟黃藥師這種學貫古今,各領域都有涉及之人,他對各派武功的興趣明顯更超一般人,像當年與之形象相似的無崖子,不同樣和李秋水在收集天下各派武功秘笈。不偷不搶不奪不騙,那琅環玉洞裡的那些天下各派武學典籍哪來的?總不可能是那些個門派的人送給他無崖子的。當年無崖子和李秋水為了收集這些秘笈,自然也少不了與這些門派有過摩擦,其實武俠世界裡法則都這樣。

所以說,這種事對黃藥師來說,其實真不算事,而且要知道他想獲得的還是武學寶典《九陰真經》。就如周伯通所說的那般,《九陰真經》中所載的武功,奇幻奧秘,神妙之極,學武之人只要學到了一點半滴,豈能不為之神魂顛倒,哪個不想一睹為快?一燈都說,當年為了得到真經能夠仁愛之心全喪,眼看著瑛姑的兒子喪命都不願耗費功力出手相救。

實際上在當年華山論劍之後,五絕都對《九陰真經》繼續存有窺探之心,即便是他們五人約定二十五年後進行二次論劍,再定真經的歸屬,但他們明顯都等不及了。西毒歐陽鋒不用說,在誤以為王重陽仙逝後直接就現身明搶了;南帝段智興他只是受制於自己乃一小國之君,怕自己到中原搶奪經書,會讓大宋和大金等有藉口出兵大理,引起滅國之危,只能把希望寄託在二次論劍上,因而也才會對瑛姑的兒子見死不救;北丐洪七公跟南帝差不多,他除了對自己的看家本領「降龍十八掌」和「打狗棒法」自信之外,其他注意力都在北國抵抗外敵的重任上,他跟南帝算是能克制的;而即便是王重陽,在獲得真經之後,都迫不及待的先一睹為快,將經書從頭到尾都看了一遍,並以真經所載破了林朝英的《玉女心經》。

可見,《九陰真經》對於當時習武之人的吸引力有多大,也可以說所有的習武之人其實都是一路人,對於武學寶典的熱衷之心都是一樣的,只是各自追求的表現不同而已。東邪跟西毒,乃至是南帝北丐中神通,說不好聽一點,其實都是一丘之貉,收集武學秘笈武俠江湖都這樣。黃藥師通過他老婆過目不忘的本領,看了幾遍之後一字不落的抄下來而獲得經書,對周伯通而言雖有誆字一說,但比起撕破臉皮大打出手明搶,算含蓄多了,也符合他的個性。他都不認為他的經書是搶來的,而是他老婆給他的,畢竟從周伯通手裡看經書的是他老婆馮衡,他也只是看她老婆寫給他的經書。他的這種想法和做法,不正應了他的邪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