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怪金輪法王要指點楊過,他并非好意,楊過臨死才知道自己被騙了

大多數武俠故事的情節發展都離不開「意外」二字,甚至可以說武俠故事本身就是各種「意外」的集合體,如果讀者能夠料想到接下來的劇情,那劇情便算不上精彩,至少金庸筆下的大部分情節都是讓讀者想不到的。

比如《天龍八部》末尾蕭峰在一切看似歸于平靜之時突然選擇自戕,又比如《笑傲江湖》末尾任我行的突然暴斃,但這些情節順著劇情讀下來也算是合理。

(楊過、小龍女劇照)

但《神雕俠侶》中,身為主角的楊過一度與反派金輪法王勾結在一起,這樣的設定就顯得十分大膽了,而更離譜的是反派金輪法王居然「好心」指點楊過習武,這操作著實出人意料,不過細品原著,金輪法王其實是在下一盤大棋。

一、楊過與金輪法王

楊過與金輪法王可謂是一生宿敵,二人自當年的大勝關英雄大會起便有過不少摩擦,不過二人也有過一段短暫的「蜜月期」。

楊過因為不明當年父親之死的真相而對郭靖一家心懷怨恨,于是有心報復郭靖,恰好金輪法王想當武林蒙古,他想報仇,于是他與金輪法王勾結在了一起,合作了起來。

(楊過刺殺郭靖劇照)

既然是合作,總要拿出點誠意來,而金輪法王作為長輩則語重心長地對楊過說過這麼一段話。

原文道:「  國師笑道:‘你是漢人,那也勉強不來。楊兄弟,你的武功花樣甚多,不是我倚老賣老說一句,博采眾家固然甚妙,但也不免駁而不純。你最擅長的到底是哪一門功夫?要用什麼武功去對付郭靖夫婦?’

不得不嘆「姜還是老的辣」,法王一眼就看穿了楊過的「缺點」,這話是說到楊過心里去了,楊過的反應是「  他低頭凝思,覺金輪國師這幾句話實是當頭棒喝,說中了他武學的根本大弊」。

而且金庸在書中也借旁白提到了自己設定的世界觀,在連載版中便有這麼一段設定:「  須知練武與治學、技藝、創業,道理并無二致,若是依旁人門戶,最高也只能到達中上的境地,一味抄襲模仿,終是難有大成。

(金輪法王劇照)

這倒不假,能夠自創神功的人自然是比單純的繼承武功的人要強,于是后來楊過便自創了黯然銷魂掌,證明了自己天賦不俗,可那真的算是提升嗎?

二、宿敵重逢

盡管楊過這一生走過不少彎路,但他本性不壞,最終還是回歸正道,站在了金輪法王的對立面,二人在襄陽大戰中來了一次最終決戰。

說來金輪法王算是為數不多在書中有明顯成長曲線的反派,十六年前的部分他的龍象般若功尚未大成,而十六年后的他則將這套神功修煉到了第十層,甚至反超了楊過,二者在襄陽大戰中的那次交手便顯現出了差距,楊過一度被打得瀕死。

而你看當時是怎樣一番場景?

(楊過劇照)

原文道:「剎時劍輪相觸,聲若龍吟。兩股巨力再度相抗,喀的一響,楊過的長劍斷成數截,國師的雙輪也自拿捏不住,脫手飛出,跌下高台,砸死了三名蒙古射手。楊過心下暗驚:‘一十六年來,我一直不使玄鐵重劍,今日可當真忒也托大了。’」

楊過在「十六年后」棄劍練掌,所以此時與用兵器作戰的金輪法王比是吃了大虧,接著他便被逼入絕境,那時靈時不靈的黯然銷魂掌不可靠,若是再晚發動一刻,死的便是楊過,可以說這一戰楊過純粹是憑借「主角光環」贏了金輪法王,比硬實力,他已經輸了。

為何主角的成長屬性還不如一個配角?其實很簡單,當年金輪法王的那番話其實是在誤導楊過。

三、早已「無敵」的強者

當年大勝關英雄大會時的楊過尚未武功大成,只能算是個愣頭青,所以國師說什麼,他便信什麼,倒也合理,人家是前輩,自然有經驗,即便是對手,說得有幾分道理,楊過還是會聽的。

而后來楊過在神雕的指引下服食了不少菩斯曲蛇膽,因此得來了深厚的內力,后來又以對抗海潮的方式練武,那玄鐵劍法已經練到出神入化的境界,那時的楊過算是什麼水平?

書中寫得很直觀:「  我持玄鐵重劍,幾已可無敵于天下,但瞧獨孤前輩遺言,顯是木劍可勝玄鐵重劍,而最后無劍卻又勝于木劍。龍兒既說須十六年后方得相見,這漫漫十余年中,我就來鉆研這木劍勝鐵劍、無劍勝有劍之法便了。

楊過持重劍之時便已經「天下無敵」,而他原本也是有心繼續提升劍技,追求獨孤求敗達到的無劍境界,可后來或許是想起了金輪法王提到的「習武不能貪多,要追求自創」,所以他才鉆研起自創的武功黯然銷魂掌來。

(獨孤求敗劇照)

不可否認,黯然銷魂掌的確是一門頂尖神功,至少在黃藥師看來,世間各路掌法中,唯有他愛婿郭靖的降龍十八掌能夠與之媲美,這已是極高的評價了,不過那又如何?

試問楊過曾經從北丐那兒學的打狗棒法,東邪那兒學的彈指神通,西毒那兒學的蛤蟆功,還有古墓派玉女心經,獨孤求敗的玄鐵劍法,哪一招比降龍十八掌遜色?其實也都是伯仲之間的武功。

等于說楊過的創功之舉純粹是為了創功而創功,并沒有讓他的綜合實力得到大幅提升,楊過此舉無疑是舍本逐末,他若是繼續精進自己已經掌握的各路神功,綜合實力自然能更上一層樓,而他選擇從零開始自創武功,那基本可以視為浪費時間,也浪費了天賦。

也正因為如此,十六年后的金輪法王才會表現得比楊過成長得更多,而楊過在瀕死之時才恍然大悟,自己棄劍練掌之舉是愚蠢的,自己是被那金輪法王給騙了。

萬幸的是他身為主角的光環救了他一命,換作他人,早已死在金輪法王的金輪之下。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